查无此舟

我是垃圾。

um我又来发脑洞了,这次是道士务观×狐妖廷秀
(难道没人觉得务观很适合道士吗)

廷秀是一只狐妖,就是那种赤红色的狐狸,尾巴尖的毛是白的然后耳朵尖有一撮黑毛。以前是被哥哥养大的小狐狸,跟着族人一起住。然后长大了不服管教悄悄溜出来玩,说是要去看看人类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留了一封信就走了。
他哥,周子充同志。把廷秀捡回来养了那么多年,结果人家说走就走一点情分都不留。看着桌子上的信欲哭无泪,突然想起来廷秀变成人形时还不太会收尾巴耳朵就吓得突然炸毛,急哄哄找狐去了。
其实廷秀也没有那么蠢,知道自己耳朵尾巴不会收就不变成人形,整只狐狸窝在草丛里观察人类饮食起居,思考了一下觉得和我们狐狸好像也有没什么不同。
人家正看得高兴呢,尾巴突然被谁踩一脚,吓得廷秀整个人都懵了。回头一看,一个穿得很仙的道士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
道士问:你说我把你这只狐妖捡回去,算不算为民除害?
廷秀可委屈了,我什么坏事都没做过,你这是多管闲事。
务观:……
务观:行吧我今天就把你抓回去烤了。
然后被抓着尾巴强行带回去了。

靠,我真的好想看陆杨打架


突然发现这里还没有发过,我发一下×
请各位看看我们陆杨的直男爱情(呸)

再发一次……

其实比起对我的印象更想要文章的长评……(小声)

没有人的话就算了……(悄悄)


陆杨/回响

—说好同生死共进退,所以我更文了!
—我说今晚更文就今晚更文
—OOC,没文笔,不可接受请别看
—cp陆游×杨万里
—幼驯染乐师设定,务观琵琶廷秀笛子

正文↓↓

刚学琴的小孩子总显得有些傻,一会儿按错了弦一会时不时抬头看谱,好不容易想弯腰歇会,却又被一笛子给敲起坐得端端正正。

杨廷秀今天没有什么事,睡了个舒服的午觉之后特意来看陆务观上课。

小孩儿恨透了杨廷秀这种闲着无事来看看的行为,本来还能趁着师父不注意休息一会儿,结果杨廷秀一来,就连那几秒的休息时间都没有了。

更可恨的是陆务观居然也就纵容了这种闲着无事来打扰上课的行为,杨廷秀一来就盛好茶水糕点放桌上,而对于眼巴巴看着糕点的自己,只留下一句“不要分心”。

偏心,这也太偏心了。

况且,在乐滋滋的咬着糕点的杨廷秀面前,被师父斥责的自己显得更加凄惨,地位好像一下跌至底层。

偏偏杨廷秀还喜欢告状,在自己忍不住瞟一眼那些茶水糕点的时候总能被杨廷秀发现,于是他咬着东西含糊不清的说,务观你看,这小子上课不专心。得到的是陆务观无奈的回应:“吃完再说,别噎着。”

好不容易熬到下课,小孩儿的天性彻底释放,快速拿了桌上的糕点顺便对杨廷秀做个鬼脸,刚想溜之大吉没想到被师父拎住了命运的后颈。
师父说:“对你师叔尊重点。”
师父又说:“上楼睡午觉去。或者再练练。”
师父还说:“小孩子别吃那么多糖,小心牙坏。”

杨廷秀看着小孩气呼呼上楼的背影,乐得不行。陆务观看他一眼,无奈坐到他身边,道:“你也别总那么逗他,小孩脾气大着呢。”
“他太像你小时候了,忍不住……”
听闻这话,陆务观刚入口的茶差点喷出来,不满道:“哪像?”
“和你一样傻。”杨廷秀呷了口茶,不紧不慢道。
“那么说来,你和小时候也没多大变化。”

那时候他们两个人也都是刚学乐器的小孩子。杨廷秀看着乖巧又懂事,学东西也像有天赋加成,讨得大多数老师喜欢。

而陆务观不一样,最喜欢和乐谱反着来,但是技术却比同龄的小孩子好很多。让老师对他哭笑不得,只得让他多练十分钟当作惩罚。

那时的杨廷秀有提前下课的特权,就抱着自己的笛子来等陆务观。他招人喜欢得很,一来就收获了老师的一大堆糖。

陆务观抱着琵琶,手按在弦上,眼睛却看着剥糖纸的杨廷秀。杨廷秀感受到炽热的视线,心里忽生一计,把糖在陆务观面前甩了甩,然后塞进了自己的嘴里。

陆务观的脸色立马变得苦大深仇,明明只是因为一颗糖,不知道的可能会以为杨廷秀把陆务观的琴砸了。

杨廷秀又得意又好笑,低下头继续剥糖纸。陆务观想着反正看了也吃不到,干脆开启屏蔽模式好好练琴。

感到嘴里被塞了什么酸酸甜甜的东西,陆务观低头一看,是杨廷秀趁老师不注意把糖塞进了他的嘴里,低声道:“我给你糖了。你可不许说我欺负你。”

砰,屏蔽失败。

过了些年,陆务观也算是彻底接手了这个琴房。以前那些老师把琴房交给他的时候,捋着白胡子说不干了,老年人也要去逍遥一把了,至于这些东西,该交到你的手上了。

“这些东西”指的是满屋子的乐器乐谱,哦对了,还附赠一个杨廷秀。

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很少有言语上的交流。但是陆务观会在夜晚听到悠扬的笛声抚平他焦躁的情绪,杨廷秀会在午后小憩时伴着柔和的琵琶声入睡。

他俩闲着的时候喜欢即兴合奏,杨廷秀随意吹一段不知名的曲子,后边就有琵琶声做给他衬。笛声绵长悠扬,直直吹到陆务观心上,他想,一辈子能够有这样的笛声做伴,也就够了吧。

他们比谁都要清楚,这是独属于他们俩人的交流方式,他们的话语可以揉进琴声里。

音韵是他们心照不宣的暗号,埋藏着的情话会被按上琴弦的指尖弹出,满怀的心事会顺着竹管流到另一人耳边。

合奏的时候陆务观总会不自觉去看杨廷秀,他的眼神温柔而绵延,是吹奏笛子时的限定版。陆务观想,挺好的。这样就挺好的。

事业有了起步之后,陆务观终于有了第一个徒弟。

这小孩子是从街边领来的,陆务观看他无父无母,当即一拍杨廷秀的大腿,说,以后你就跟我学琵琶吧。

杨廷秀:……?

小孩天赋倒挺好,脑袋挺灵光,学东西学得又快又好。就是脾气有点糟糕。

偏偏杨廷秀还喜欢逗那孩子玩,也不知道是不是以前被长辈逗习惯了现在想在后辈身上扳回一成。别的孩子可能还不以为意,但自家这小孩记仇得不行。

就像现在,杨廷秀听着小孩上楼“噔噔噔”的脚步声,咬着糖问陆务观现在的小孩子怎么都那么坏脾气。

半晌没听到有人回答,杨廷秀转头一看是陆务观走了神,当即一脚踹出去把那人的神唤回来。

“怎么?魂儿到皇城根下去了?”

还说人家小朋友坏脾气呢,我看你才坏脾气。

陆务观揉着被踹疼了的腿好声好气给人道歉,唯恐再说错什么话让另一条腿再次受难。

杨廷秀想着自己还算宽容大度,也不追究责任了,抬起茶杯问道:“你刚才到底再想什么……?”

陆务观牵过杨廷秀的手,认真答到:“在想要不要让那小子改口叫你师娘。”

“?我看你是弹琴弹傻了?”

end.

迟来的炫耀一下,是玗玗给我的嘿嘿嘿。刚好在生日那天收到,太快乐了!(其实还有别的东西就不拍出来了)
这么一对比我给玗玗寄的东西好草率,我下次再接再厉寄更好的!(?)

一个草率的置顶

是一个形状像舟的书斋。

本命杨万里。
我很爱他请不要在我面前说他坏话。

本命cp陆游×杨万里。不要在我面前提拆逆谢谢。
踩雷会极端豹躁,见到拆逆会产生生理不适请对家离我远一点靴靴。

写文随缘。
我因为文写得太烂了被关起来了。

记一个梗

杨廷秀一开始变成猫的时候,实在是不习惯陆务观那热情得不行的态度。他看着陆务观为了只猫(也就是自己)忙里忙外,不小心从桌子上滑下去都要急急忙忙跑来翻来覆去查看一遍有没有受伤,其余时间就是时不时撸猫傻笑,或是把摄像头对着他一顿乱拍。杨廷秀看着丰盛的猫粮常常要感叹:猫吃的东西都比我吃的东西丰富,当务观家里的猫真是幸福。

他一开始还很抗拒陆务观时不时往他身上摸,奈何陆务观撸猫技术实在太好,过了没多久就老老实实趴在人怀里任人撸毛,舒服了还呼噜两声,眯着眼睛想这种日子能多过一天算一天。

陆务观把猫捡回来的时候,就觉得这只猫跟杨廷秀像得不行,看着总是一副凶巴巴的样子又好哄得狠。因此陆务观对这只猫格外上心,好吃好喝好玩的供着一样没少。然而这只猫儿不领情,猫爬架猫薄荷一样都没理,就喜欢窝在陆务观的怀里或衣服里眯着眼睛乱蹭,看着像在思考什么似的。

他想着什么时候让杨廷秀也见见这只猫好了。不仅性子相似,眉眼之间看着也熟悉。陆务观拍照的时候猫并不是很配合,总是故意用毛茸茸的爪子挡着镜头或者跑一边去,只拍到了一个模糊残影的陆务观不禁吐槽:“怎么这点也和廷秀似的?”

陆杨/爱情宗师

-陆游×杨万里,ooc预警没逻辑预警
-有一点辛陈注意!!
-Fs设定,前文见tag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原本是想在廷秀公历生日发出来的还是晚了十多分钟,难受。
-文名来自于我爱豆李紫婷的单曲!!b站可以听的请大家去听!😭😭(突然安利)
-现在我要去睡觉了(

正文↓

像往常一样,训练结束之后几个大男人该瘫的照常瘫,该打游戏的依旧打游戏,和练习时干净利落的样子对比鲜明,仿佛是几个油腻中年人而不是在舞台上活力四射的小偶像。

陈同甫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推开瘫在自己身上刷手机的辛幼安,往四周看了一圈:“廷秀前辈去哪了?”可千万别是去买吃的东西了。

“刚才练习的时候高音唱飘了把音响唱坏了,估计这会儿正在修呢。”陆务观一想起杨廷秀唱飘了的死亡高音,觉得耳膜隐隐约约又要炸裂一次,摇了摇头继续打游戏。

辛幼安抬起头:“你不去帮他修吗?诶哟这个姿势不舒服,同甫你让我抱一下。”

陆务观刚想回答自己是被赶出来的,听到后方两人的打闹声,仔细想了想觉得辛幼安已经不需要他的回答了,干脆自动屏蔽了后方有些腻歪的声音专心致志打游戏。

杨廷秀一回来就见到几个没了正形的人,早就习以为常,只是撇了撇嘴把刚买回来的奶茶扔给陈同甫一杯,忽略了陈同甫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自个儿坐到陆务观旁边去。

感受到身边多了人,陆务观趁着游戏间隙胡乱摸了一把杨廷秀的脑袋,似乎还挺讨人欢心,明明嘴上抱怨着把头发都弄乱了,可话语里分明带着笑意。

一局结束,陆务观看了看表,确认已经到了时间,起身道:“我走了?”

自从陆务观回来之后,杨廷秀分外不喜欢听他讲:“我要走了”一类的话。每当陆务观一不小心把话道出时,杨廷秀本来毫无波澜的脸上显出一股子的不乐意,蹙起眉头问你要去哪。

“录歌。到我的part了。”这个时候陆务观要做的事情就是实话实说,绝对不能耍机灵骗人玩,要不然被揭穿之后杨廷秀就会暴躁得不行,瞪着眼睛一副凶巴巴的样子,搞得整个公司十分惶恐。

闻言,杨廷秀拿着奶茶追上来,一本正经地说我跟你去,我帮你卡着拍子。

“行行行。你难道还怕我这个人跑丢了不成?”

话虽那么说,但陆务观很清楚的明白,杨廷秀就是怕他跑丢了。

他不知道他不在的那段日子里杨廷秀具体是什么心情,即使到了现在,杨廷秀也绝口不提那段时间所发生过的事。陆务观只知道,杨廷秀把他送的那把吉他砸得破烂不堪又小心翼翼的把残骸收好,指着他忘了带走的东西说“可以扔了”又三番五次穿着他的大衣在公众前露面。 他知道杨廷秀一定不好受。

杨廷秀的情绪大得很,偏激到了极致。又喜欢把情绪都压在喉咙里不让它跑出来,然后吞回肚子里去。从学生时代开始,陆务观就试着去琢磨他的情绪,连眼神和嘴角的弧度这些微小的地方都下了功夫。从高中至今过了近十年,陆务观不敢说能还原杨廷秀的真实想法,猜出个八九成倒是轻而易举。

陆务观对这件事其实颇有些得意,某天晚上借着酒力跟范致能和周子充狠狠炫耀了一番。范致能一边安抚着脸色极为难看的周子充,无奈跟陆务观说:“我看你是走火入魔了。”

走火入魔?陆务观听到这话只是先笑范致能最近是不是看多了武侠小说,喜欢上了个情绪难猜的人儿就叫走火入魔了?回家后鬼使神差把以前的武侠小说翻出来草草看了一遍,转念一想范致能说的好像并不是没有道理。

把歌录完那天晚上,杨廷秀看着床边堆着的武侠小说有些发懵,思考许久问陆务观是不是想要写武侠相关的歌。

陆务观伸手把杨廷秀往怀里一揽,翻着书说不是,我想着怎样成为世外高人呢。

“你又活回高中了?”杨廷秀更加摸不着头脑。这些书明显是陆务观很多年前就看过的,这回突然复习就算了,说着如此中二的话还不害臊,印象中只有高中时陆务观才会这样。

陆务观笑了笑,把杨廷秀的脑袋按到枕头上,示意他该睡觉了。杨廷秀这几天也是累的不行,挣扎了两下就再也没有动作了。

走火入魔算不上,想成为一代宗师罢了。

陆务观再次跟范致能聊起那个话题时是这么说的。还没等范致能发表看法,一边的周子充凑过来嚷嚷:“哪门子的一代宗师?”范致能把周子充按回去,又表示自己和子充的看法差不多。

“当然是在对于廷秀的了解上。”陆务观言辞诚恳,表情认真得周子充都不忍心反驳,挣扎了许久道:“祝你成功。”

某种意义上,陆务观早就成功了。他本身应是放浪形骸,自诩行走江湖多年熟知各种套路。却被杨廷秀夺去了心神,糊里糊涂的安定在了杨廷秀身边。别说为难他,这可是他自愿的。

过了那么多年,陆务观觉得杨廷秀是真像一本难解的秘籍。初看觉得晦涩难懂,在长时间的打磨中又越发明白其中奥义所在。

好在他终也算是读懂了杨廷秀。

范致能听了笑道:“也许你是廷秀的爱情宗师。”

end.

陆杨/真相是假

-陆游×杨万里,ooc预警流水账预警
-我被lof气到了所以我来写小甜饼了
-Fs设定,设定戳tag
-我想要评论🙏🙏谢谢了!
-现在我好困我要去睡觉了
-请配合歌曲真相是假食用
正文↓

1.

【少年人善说谎话,一个眼神骗过天下】

“可能是同甫经不住我软磨硬泡就来当偶像了。”

杨廷秀手里拿着空了的瓶子,听着辛幼安略带着得意的话,觉得和他聊这个话题简直就是愚蠢得不行的决定,明明陈同甫现在并不在现场,却还是感到被秀了一脸。

他没有什么话可说,这个时候也并不想说什么话。近期的练习量加得很大,他自己也因为几

首单曲的录制问题忙得脚不沾地,整个人疲惫得快要瘫成水。

可能是自己年纪大了,跟不上年轻人了……明明幼安和同甫两个人状态都还好。杨廷秀为此有些懊恼和烦躁,觉得当偶像可能真的不适合自己。

他听着辛幼安说自己是怎么软磨硬泡劝同甫来当偶像的,表面上是嫌弃得不行,心里听着他们的故事还是感觉欣慰。

年轻到底是好的,还有精力和时间去爱人。

“要珍惜。”他只是留下这句话便走出了练习室,像是自言自语的感叹,又像是在提醒辛幼安什么。

他曾经也是被某个人拉来的。

很久之前,某天午休的时候,陆务观看似不经意的说出了那句话:“一起去当偶像怎么样?”

杨廷秀那会正在拆午餐的包装袋,听到这话愣了一下,随即笑着说想什么呢,当偶像超级麻烦而且也不适合我。

“廷秀唱歌那么好听,当偶像肯定没问题啊。”陆务观往杨廷秀嘴里塞了片橘子,看着人被酸的龇牙咧嘴之后又吓得立马剥了糖纸递过糖,慌里慌张道我不是故意的。

真的好酸……杨廷秀一抬头对上了陆务观的眼睛,瞧见他眼里的慌张莫名笑了出来,心道就算你是故意的我也原谅你了。

要去当偶像这件事在那天就那么草草结束了,杨廷秀以为再也没了下文。

直到高中毕业那一晚上,杨廷秀被陆务观拉出来在江边散步,两个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陆务观似乎想要说些什么,犹豫了很久还是小声道了一句:“去当偶像吧。我们两个。”

晚风吹得有些响,杨廷秀一时没有听清,抬头问了一句在说什么,正好对上陆务观的目光。

他的眼睛里倒映着这路边的灯光和细碎的繁星,热烈而深沉。杨廷秀一下子看得有些愣神,恍惚间又听见他说,一起出道吧。

后来的事情就像大众所熟知的一样,他们一起进了公司,一起当了练习生,一起成团出道做了偶像。但他们不知道的是,在出道前一天晚上陆务观紧张得不行,把杨廷秀按在床上磕磕巴巴地告白。也不知道公演的时候,陆务观总会躲过无数的眼睛和镜头悄悄去牵杨廷秀的手。

杨廷秀总喜欢去看陆务观的眼睛,不管是在什么时候。因为这个毛病实在是藏不住,搞得cp粉时不时就是一大堆的剪辑和长图。

他觉得自己完全可以溺在陆务观的眼神里。

在陆务观说要走的那天 ,杨廷秀一下子有些不能接受,整个人闷在被子里一上午,直到陆务观担心把人憋死去掀了被子。

明明很早之前就知道会这样了。杨廷秀觉得烦躁,搓了一把杂乱的头发不理会陆务观。

断了一根弦的吉他被随意的扔在地上。那把吉他是出道之前陆务观送给杨廷秀当生日礼物的,款式和音色都是普通到不行的那一种,但即使是出道之后杨廷秀也没有换过吉他。

陆务观把吉他捡起来放好,只是眼神复杂的看了杨廷秀一眼,便走出了房间。

他还是走了。

他多过分。

明明是他把自己拉过来当偶像的,那天晚上眼睛里盛着的认真,都不作数了吗?

世人都说眼睛里的感情是藏不住的。杨廷秀又怎么会知道有一个人的眼神也会说谎呢。

分开了那么久,还在假相中赖着不走,真的是很愚蠢呢。

2.

【成年人世界没童话,好聚好散如此便罢】

陆务观走之前,问过杨廷秀:“一起走吗?”就像当初问着要不要一起当偶像的时候那般诚恳认真。

杨廷秀只觉得脑袋里一阵眩晕,昏昏沉沉的找不到方向,沉默了许久只道了一句:“我不想了。”

曾经的杨廷秀对偶像这个词没有概念,也从来没想过自己有那么一天会站在舞台上。是陆务观一句话打破了他生活的平静,使他的生活从此失衡。

好不容易适应了这段日子,陆务观又试图放下一块砝码。他摇摇头说,我想安定些。

陆务观心里永远都有着永不会熄灭的火光,他可以为了他所追求的目标抛弃很多东西,他可以永不停歇的去追求他想要的东西。杨廷秀很明白,陆务观要追求的绝对不只有现在这般,他应该站在更高的位置。

但杨廷秀不一样。

杨廷秀习惯了云淡风轻,他亲眼看过也亲身经历过许多大风大浪。对于他来说能安定着泡茶就是最好的事情。

或许,他们两个一开始就不适合。

对于处世态度和个人追求,他们从一开始就隔着一道横沟,随着时间日益明显。当杨廷秀意识到的时候,这道沟早就跨不去了。

他们谁都没有错,立身观念不同罢了。

一开始相遇时是个艳阳天,阳光透过树叶缝撒下。到了现在要分别,阳光还是透过树叶穿过走廊的玻璃,映得人睁不开眼睛。

陆务观走之前对着助理叮嘱了很多,比如说记得出去的时候一定要让廷秀戴眼镜不然会看不清路,再比如说什么廷秀气管不好不要让他在开空调的屋子里待太久。

助理一副想打人又不忍心的表情,被陆务观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忽略过去,隔着老远对着杨廷秀喊一句:“我走了。”

下午的阳光还是太过耀眼了一些,杨廷秀到最后也没有看清楚陆务观的背影。

他们的相遇算不上多美好,或许这样的分开也是照应了开头。可惜了那些了在日夜并肩的日子,可惜了那些在深夜里许下的关于未来的承诺,都成了一捧泥沙。

周子充问过杨廷秀,来当偶像你有后悔过吗。当时杨廷秀用别的话题搪塞了过去,给了一个模糊不清的回答。

现在他直勾勾盯着陆务观的背影,自言自语道:“我很后悔。”

3.

【既然已分开两边,这爱不如忘了吧。】

end.